玄桜

剑灵狗

喜欢的不得了


一只玄喵喵


认真抽断水流的小闺女


给朋友仿捏人的测试w


五月的第一朵栀子






开在隔壁。

利笠脑洞

艾赫火了以后的利笠脑洞[bu dui]
卧槽我不把脑洞填上我是不会安歇[no]的嗯,文短,乱,玛丽苏出没渣文笔注意。

我是正文君[一本正经的]

三笠洗完澡出来,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回想着在澡堂里听到的其他女孩子讨论的关于艾伦和赫莉斯塔的绯闻的事情。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离艾伦似乎越来越遥远了。
三笠一直告诉自己,想要守护艾伦,只不过是因为不想再失去唯一的家人。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在听到那些话之后,心脏的位置会那么痛呢?
回到房间,三笠在床沿坐下,把放在床上折叠整齐的红色围巾轻轻放在腿上,用手轻轻抚摸着。
房间里昏黄的火光照在围巾上映出了暖意,恍惚间三笠似乎看见了少年明亮的瞳,不禁轻唤了声,『Eren...』

----------------------------
利威尔处理完调查兵团当天的一些重要文件,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他皱了皱眉,站起身,吹灭了房间里的灯,决定到外面散散心。
他下了楼,出了本部的城堡,来到城堡旁的一个草坡上,就地坐下,点燃了一根香烟,望着空中的明月出神。

----------------------------
三笠躺在床上,但却翻来覆去一直睡不着。
无奈之下,三笠爬起床,看了看窗外明亮的月色,打算出去散散心。
来到本部城堡之外的一个小草坡上,三笠便直接坐下,风中有不知名的花香弥漫,微风轻抚着三笠的发梢,只有蝉鸣在空气中碎开。
宁静的夜色并没有抚平三笠内心不安的情绪,这种不安反而越加浓烈,在体内发酵开来,像一张绵密的网,把三笠笼罩在内。
她不安,她害怕,总有一天艾伦会离她而去,再触碰不到。
月色下,三笠似乎又看见了少年的影子,只不过,是个虚幻的背影。
『Eren!』
条件反射的想要伸手去触碰,然而指尖所触及的却是薄凉的夜风。
『Eren............』
视野逐渐模糊,眼眶酸胀,脸上似乎有温热湿润的触感。
是,哭了…吗?
三笠无助地蜷起了身子,双手抱膝,把脸埋在臂弯里,无声地哭泣。

----------------------------
利威尔的思绪涣散开来,望着远方失了神。
突然,平静的夜风中一声饱含情愫的呼唤破空而来,把他的思绪带回到了现实。
『这个声音?。。』
顺着声音的来源,利威尔看到了那个少女,她伸手似乎想要触碰什么,却在下一瞬怔了怔,便慢慢收回了手。紧接着,她蜷缩起来,脸埋在臂弯里,肩膀抽动着,似乎是,哭了?
『这不是阿卡曼吗?』
利威尔记得这个少女,总是跟在艾伦这个家伙身后,说要保护他。
由于她的实力很强,利威尔也暗地里留意过她,她是个很好的苗子,很有天赋,也很有实力,上头也交代过要把她培养成第二个『人类最强』。不过这样的头衔,他都觉得太过于沉重,何况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眼前像走马灯一样闪过一些和她有关的镜头,训练场上她训练时一丝不苟的样子;作战会议时认真倾听的样子,在听到给艾伦的安排之后或失落或有些小兴奋的样子;还有埃尔文决定捕捉女型巨人那一次壁外调查时,他和她联手救下艾伦时的事。。。
他还记得那一瞬间,她柔软纤细的腰肢。
明明没有太多交集,但每一个画面都如此清晰。
利威尔站起身,朝三笠走去。

----------------------------
『喂,你…』
突然出现的声音是三笠抬起了头,却看到,夜色中,月光勾勒出男子精致的五官,眉宇间似乎没有了平日里的严肃与冷漠,反而多了一丝温柔,还有一种她看不太明白的东西。
『利威尔…兵长?』
----------------------------
少女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利威尔无法忽视她给自己内心的震撼。
月光下少女的容颜就像蔷薇一样绽放,泪珠湿了纤长的睫毛,微张的嘴唇让人想起了春天里飞舞的,粉色的,樱花花瓣。
『…起来吧,晚上露重,冷。』
利威尔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向她伸出了手。
----------------------------
男子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月色下就像一件艺术品。
三笠吸了口气,把手搭上去。
手被紧紧握住,接着便被有力却不粗鲁的力度拉起来。
回到房间后,三笠重新躺回床上。但一闭眼,却满是利威尔的样子,那样清晰,那样,深刻。
回想起刚才的事,三笠有些懊恼地咬了咬下唇:自己流泪的次数说是屈指可数也毫不为过,加入调查兵团以来就这么一次,却偏偏被那人看见了。只不过,他的声音,还有他手心的温度,竟然让她觉得,莫名的心安。
三笠眨眨眼,盯着天花板,觉得脸上有些热。
月色从窗口漫进来,像银色的水光,流泻了一地。
耳边,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声音。

----------------------------
利威尔搬了椅子,坐在窗前,眼睛在额前碎发的阴影下,看着有些不真实。
他没问她为什么流泪,但是也能够大概猜到也许是和艾伦那个小鬼有关。
哼,为了那个小鬼流泪么?
如此想着,他便觉得那时她的眼泪有些刺眼。

如此宁静的夜,又有谁一夜无眠。


『握刀的时候,如果是这样反手握刀,比较容易保持一个固定的切入角度……』
『谢谢兵长,我会好好练习,并运用到实战中。』
那天晚上以后,三笠觉得兵长和她的交集似乎多了起来,无论是日常的偶遇还是训练场上的指导。
心里有一个人,越来越远,逐渐模糊;而另一个人,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休息时,利威尔看到少女像往常一样跟在艾伦身后,他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微微皱了皱眉。
三笠似乎说了什么,艾伦转过头来冲着她大声说道
『够了!三笠,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看到少女露出委屈的神情,利威尔忍不住走了过去。
『在我眼里,你们都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鬼。艾伦,特别是你,太容易冲动;还有你,阿卡曼,即使你实力不差,但在这样的世界还是要先保障自己的生命,才有精力去管别人,别忘了,你可是调查兵团重要的战力之一。』
看似长官调节士兵间的小矛盾再正常不过,但有了小小的私心大概谁也没有发现。
看着她为他不顾一切的样子,还真是让人不爽。

彼时,战前会议。
因为实力的关系,亦或许是为了尽快培养出第二个【人类最强】,三笠和利威尔分为一组。
利威尔往少女所在的方向望去,毫无意外地看到了意料中少女在听到『艾伦和赫莉斯塔分到韩吉的班』之后一直沮丧着的样子。


『啊~这样的天气真是好呢!真希望这次能够捉到有趣的奇行种作为实验体!』马背上高马尾的女子双手拽着缰绳,鼻梁上的镜片反射的光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疯狂的味道,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在沉重紧张的队伍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次身边的利威尔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嘲讽她,韩吉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正在以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专注的目光望着某一个方向。
韩吉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落入视线的是三笠那张年轻又精致,但是却有些沮丧的面孔。
哦哦哦哦哦哦~老男人的春天!
谁都没有注意到,韩吉的眼镜所反射的光里多了一种八卦的兴味。

【时间关系再加上脱离原剧太久所以具体的就不写了吧?嗯重点往下走★】
这次的作战比往常要顺利,但是利威尔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

前面的少女驾驶着立体机动装置飞在前面,一路下来她都是这种状态。
真是头疼。。
利威尔心想。
森林中非常安静,就连驾驶立体机动装置时偶尔会惊飞的鸟都没出现过一次。
越来越强烈的不安。
『喂…』
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完整的字,左前方五十米开外一下子出现了三头奇行种。
还在失神的少女一下子反应过来,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最近的一头,等她解决完的时候,剩下的两头便已经缓缓倒下。
升腾的烟雾中利威尔俊美的脸显得有些不真实。
他脸颊上沾染了一点鲜血,像是修罗场上的神。
三笠的心莫名地剧烈收缩了一下。

『刷!』
树叶剧烈摩擦的声音,巨人的咆哮,利威尔焦急的神情,一切都像是慢动作。
还有一头奇行种竟然躲在树后,等三笠靠近后就向她扑来。 『危险!!!』
耳边是利威尔撕心裂肺的吼叫,紧接着,身体被用力推开,一切都似曾相识。在那个时候,也是他,把自己从女型巨人身边用力推开。
而自己承受了危险。

奇行种胡乱挥动的手无意中勾到了利威尔立体机动装置的钢索,强大而不可抗拒的力量拽着利威尔向旁边的一棵树上狠狠撞去。
『唔!』
利威尔闷哼一声,他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利威尔!!』
三笠的眼眶里积蓄了点点晶莹;
两次,这个男人,都是为了救她而受伤。
三笠用尽全力向巨人的后颈削去,下刀又急又狠,红色的血肉之下竟露出了森森白骨。
『兵长!兵长!』
三笠抱着利威尔停歇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焦急地呼唤着他。
『嗯…』
听到声音的利威尔费力地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是少女焦急的面庞,湿漉漉的眼眸就像林中偶尔见过的鹿。
『兵长…』
『我没事。』打断了她的话语,只不过是不想让她担心,利威尔想起失去意识前听到少女的大喊,
【不是兵长,是利威尔。】。
他心里像照进了一束暖阳。
----------------------------
悠悠转醒的时候,看到的是调查兵团本部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已经回来了啊…
利威尔费力地想要坐起来,却被一个饱含担忧的声音制止了
『那个,兵长,您最好先躺着休息…』
侧眸,他看见夕阳浅浅的在少女的侧脸勾勒出一圈金色的边。
【她一直在守着啊…】
『你一直在这里?』
『嗯…』
三笠别过脸,有些自责,声音小小的:
『两次,』
『什么?』
『谢谢利威尔兵长救了我两次…而且都受伤了…』
三笠的眼角瞟了瞟利威尔裹着绷带的手臂,领口处松开的扣子下也是洁白的绷带。
利威尔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淡淡地笑。
三笠不由得看呆了,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兵长笑的这么温柔。
『…咳』
回过神来的三笠红透了脸。
她连忙转过头去,轻咳一声,
『我去给您倒杯水』
说着伸手去够一旁桌上的水杯。
手腕被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握住,那样陌生又熟悉的温度,让她…安心的温度。

三笠被手的主人拽着,跌入一个温暖健壮的胸膛。

『那就把你作为给我的谢礼吧。』

紧接着,下巴被略有些粗砾的手指托起来,望进一双含笑的眼里,唇上传来温暖的触感,细细辗转。
接着,一条灵巧的舌头撬开她的贝齿,鼻腔里充塞着一股男性的气息。
他的舌头抵着她的,温柔又霸道。
『从今以后啊,你只能为我一个人落泪。』
『诶?』
『因为你是我的了。』
----------End【?!】----------